您好!欢迎光临日搏网!
日搏网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隔振资讯 >

蛋壳破碎泡沫时代丧钟敲响

作者:日搏网 来源:本站原创 日期:2020-12-06 08:04 点击: 

  科技原本是中性的,资本天然是贪婪的,其所带来的变化,不一定是好的。就像互联网金融不一定是更好的金融,新经济也不一定是更好的经济。

  蚂蚁暂缓上市,新金融盛宴被彻底终结;蛋壳全面爆雷,碎掉了新经济最后的体面。

  2015年末,e租宝垮台,将无数人从互联网金融的幻梦中惊醒,紧接着是延续至今的互金大整治。

  这一次,蛋壳爆雷,一地鸡毛,将世人对互联网长租公寓的幻想砸的稀巴烂,不仅暴露了资本最丑陋的一面,还将背后的互联网银行拉下了神坛。

  ofo垮掉,欠了上千万人99元/199元的押金,留下了一座座小黄车“坟场”;瑞幸造假,苦了不少股民,倒没坑过消费者,带来的是实打实的便宜咖啡。

  而蛋壳呢,令数十万年轻人陷入颠沛流离的恐惧,很多人被房东赶走,在寒冬里如丧家之犬。一些为蛋壳提供装修、保洁服务的供应商也不幸踩雷,其背后则是众多蓝领工人的血泪。

  如果说ofo、瑞幸更像是闹剧,那么蛋壳爆雷无疑是悲剧、惨案,以血淋淋的方式,令新经济颜面扫地。

  e租宝揭开了中国互联网金融最阴暗的一面,它显示了在没有规则和底线的情况下,民间金融是如何在短期内被异化、被扭曲,又可以达到何种荒唐和丑陋的地步。

  与之类似,蛋壳公寓代表了新经济最坏的一面。在混沌的监管状态下,创业者的冲动、资本的贪婪、金融机构的盲目,最终让新经济变成了恶经济。

  所以,互联网金融不一定是更好的金融,有可能是比传统高利贷更坏的金融;新经济不一定是更好的经济,有可能是比传统黑中介更坏的经济。

  将矛头对准蛋壳的创业团队以及背后的资本,这没有错,不过更多是表象。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于,我们的租房市场太糟糕了。

  一个最直接的痛点是,各大城市的租房市场秩序难言规范,缺乏强有力的监管,从而孕育了为数众多的黑中介,令租客群体不胜其苦。

  在北京,蛋壳的大本营,恐怕大多数北漂客都有过被黑中介坑害的经历,好一点的被各种克扣押金,惨一点的遭遇中介跑路。在形同虚设的监管之下,黑中介们常常上演金蝉脱壳,原班人马换个牌子继续招摇过市。

  另一方面,越是大城市,老破旧的房屋越多,导致居住环境普遍不太理想。由于租房市场整体供不应求,大部分房东都没有重新改造装修的动力。况且相比房屋价格的增值,房东并不那么看重房租收益。

  概言之,虽然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喊了多年,新一代的打工人,面对的还是黑中介横行、老破旧遍地的租房市场,很难获得体面与安全感。

  这就是互联网长租公寓大行其道的根源——租房市场远未成熟,存在的众多痛点迟迟得不到解决,导致蛋壳等新兴玩家横扫市场。

  而在以蛋壳为代表的互联网长租公寓野蛮生长的过程中,其风险隐患很早就被暴露出来,但直到2019年末,有关部门才出台《关于整顿规范住房租赁市场秩序的意见》,彼时木已成舟。

  如今,打开蛋壳网站,其首页宣传图还写着:“住在蛋壳公寓,用科技让生活变得简单和快乐。”

  哪有多少科技可言,最早是升级版的二房东,后来是庞氏游戏。然而,从投资机构到金融机构,要么贪得无厌,要么急功近利,助推了蛋壳畸形疯长。

  正是源源不断涌入的资本与资金,令蛋壳所从事的长租业务一步步扭曲、走样,最终变成了一场庞氏特征越来越明显的豪赌。

  资本家们幻想着在互联网出行、共享单车、共享充电宝领域所上演的剧本:如果蛋壳拥有足够的资金,并且房价和房租持续上涨,那么蛋壳就可以把规模做到足够大,大到可以垄断市场,一手压榨房东,一手收割租客。

  他们或许坏,但并不蠢。一旦侥幸赌对了,很可能意味着数十上百倍的收益。只要参与的赌局足够多,大概率可以赚的盆满钵满,一起成功案例就可以弥补十个乃至更多失败案例的亏损。

  然而,一旦赌错了,诸如蛋壳爆雷,引发了数十万人为之付出代价的社会问题。于资本方而言,这就是一起正常的投资失败案例而已,他们可以堂而皇之地装睡。

  年轻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蛋壳们会比黑中介更坏——精英们坏起来,可不是光头纹身大金链子的壮汉所能比的。

  是的,经济增长放缓、资产泡沫膨胀、社会阶层固化……在一次次被刺痛之后,这一代年轻人逐渐醒悟,他们对资本、对科技的态度,不一样了。

  过去几年里,但凡有点流量的互联网公司,都做起了放贷生意——在公众眼里与高利贷搅在了一起。与此同时,在中美博弈的过程中,在国内风光无限的巨头们,却在核心科技领域一次次被大洋彼岸吊打。

  于是乎,短短几年间,曾经的“爸爸”变成了“财阀”。比起马云马化腾们,年轻人更喜欢任正非、钟南山们。

  当奋斗变成了“奋斗逼”,当屌丝、社畜、打工人等自嘲词汇铺天盖地,年轻人有多无力,就有多失望。下一步,或许就是愤怒与激情。

日搏网

Top